陕西体彩网

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深度 | 快时尚应该“慢”下来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Crystal时间:2019年12月24日 10:18

深度 | 快时尚应该“慢”下来

超快时尚电商依旧在用快时尚被人们诟病了十几年的商业模式来满足对速度的极致要求

作者 | 张嘉麟       编辑 | Drizzie

 

陕西体彩网在效率与公平的经典问题面前,作为新事物的超快时尚依然没有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

 

据《纽约时报》本周一发布的深度调查报道,美国超快时尚电商Fashion Nova被指控与洛杉矶的非法工厂合作,这些工厂付给员工的工资低于最低工资标准,工作环境恶劣且存在雇佣非法劳工的现象,引发媒体和公众的关注。

 

该报援引美国劳工部2016年至2019年进行调查的内部文件表明,生产Fashion Nova服装的数十家工厂拖欠工人的工资共计高达380万美元。该报告还称,Fashion Nova的一些外包商付给员工的工资低至每小时2.77美元。

 

对此,Fashion Nova在社交媒体上声称任何被发现违反加州法律的人都将被暂时解除合同,律师表示该公司正在解决此事。“我们已经积极地和劳工部讨论,正在致力于确保所有为Fashion Nova工作的工人得到适当的补偿,” Fashion Nova的法律总顾问Erica Meierhans告诉《泰晤士报》。

 

“此外,我们与700多家供应商签署了书面协议,他们承诺严格按照加州法律支付员工和分包商的工资。任何发现不符合规定的供应商将被给予6个月的试用期。如有第二次违规将暂停与该供应商的所有协议。”

 

值得关注的是,Fashion Nova的商业模式是不直接与工厂合作或雇佣员工,而是通过购买材料并将其寄给承包商,其中一些承包商据称雇佣了工资过低的工人。

 

此事引起巨大关注的另一个原因还在于,为了跟上超快时尚的速度,及时响应他们的生产需求,劳工权益问题越来越多地发生在美国本地服装加工商中,而非消费者固有印象中的孟加拉国或印度等第三世界国家。

 

Fashion Nova是新近崛起的美国超快时尚电商。创始人Richard Saghian于2006年在加州开设了第一家Fashion Nova门店,2013年转投电商,上线了官网Fashionnova.com。其官网服装多为卡戴珊家族标志性的性感、紧身风格,大多数定价仅为30至50美元左右且打折力度很大,网站内经常有醒目的折扣信息。

 

深度 | 快时尚应该“慢”下来

Fashion Nova官网服装多为卡戴珊家族式标志性的性感、紧身风格,大多数定价仅为30至50美元左右且打折力度很大

 

在一众超快时尚品牌中,起步于实体店的Fashion Nova反而最先把握住了社交媒体的风口,其成功与年轻人对Instagram的喜爱密不可分。

 

Fashion Nova 通过每30分钟在Instagram上发布新品上身图的方式来吸引顾客前往网站购买产品,更新速度极快。其Instagram粉丝目前已经达到1700万,远超其本土同行Missguided的520万和英国超快时尚电商Boohoo的630万,甚至还超过了快时尚前辈Forever21的1630万,但是离头部快时尚品牌Zara的3730万和H&M的3420万还有一定距离。

 

在社交媒体上的精心布局也让Fashion Nova比时尚界的同行们得到了更多曝光度。在谷歌公布的2018年时尚品牌搜索排行榜中, Fashion Nova令人惊讶的排在第一,超越传统奢侈品牌LV、Gucci、Dior以及一众耳熟能详的快时尚品牌Zara、H&M,Forever21,成为人们去年在Google上搜索最多的品牌。

 

深度 | 快时尚应该“慢”下来

Fashion Nova通过在Instagram 上发布新品上身图来吸引顾客前往网站购买产品,其Instagram粉丝目前已经达到1700万

 

大多数快时尚电商的目标人群是那些网红和爱好自拍的年轻人组成的庞大网络,这些人在社交媒体上无休止地发布穿着品牌最新款服装的照片。为了满足年轻消费群体在社交网络上的虚荣心,超快时尚电商必须快速发布并大量生产看起来昂贵的廉价衣服。

 

Fashion Nova创始人Richard Saghian去年曾在采访中表示,热爱社交媒体的年轻世代需要购买很多不同的款式,并且可能只穿几次,这样他们的Instagram才能时刻保持新鲜。

 

线上的超快时尚在社交网络的驱动下呈现出令人惊诧的速度。根据相关报道,英国超快时尚电商Boohoo和ASOS从设计到上市的供应链周期为两周,发源于美国纽约的超快时尚电商Missguided仅需要一周,Zara为五周,H&M稍慢一些,而传统零售商需要漫长的6到9个月。

 

据悉Missguided能够做到每月推出1000个新产品,每天更新一次库存,而Fashion Nova平均每周发布1000件新款,把速度提高到一个新量级。

 

其创始人Richard Saghian曾表示,如果在周日晚上想到一个设计概念,那么星期一下午Fashion Nova就可以生产出样衣并拍照发布在Instagram上。卡戴珊出席宴会的同款礼服,48小时之内就有平价相似款在Fashion Nova的网站上出现。

 

超快时尚电商没有实体门店压力,以更轻盈的姿态实现了比传统快时尚品牌更快速的反应。Fashion Nova在Instagram上发布新品图片,通过1700万粉丝的反应确定生产量,整个过程与淘宝网红店铺的“预售”非常相似,而且流转更加快速。这样基于社交媒体的供应模式能够及时响应不断变化的需求,有效避免产品短缺与库存过剩,以及随之而来的降价和利润率下降。

 

深度 | 快时尚应该“慢”下来

快时尚代工厂中恶劣的工作环境

 

然而在设计生产模式上更胜一筹的超快时尚电商,实际上并没有能够规避服装生产过程中的问题,依旧在用快时尚被人们诟病了十几年的、充满道德诟病的商业模式来满足速度的要求。

 

虽然这篇最新调查报道是Fashion Nova第一次遭遇“血汗工厂”的公开指控,但是类似指控早就围绕着传统快时尚品牌。比如近期遭遇破产危机的Forever 21,早在2001年就已经有美国劳工在维权组织的帮助下将其告上法庭,劳工们表示Forever 21代工厂工作环境恶劣且没有加班费。

 

美国劳工部的工资和工时司不止一次提到Forever 21没有遵守美国《公平劳动标准法》的最低工资、加班和记录法,但Forever 21多次拒绝配合调查。2008年,一部讲述3名非法移民工人控诉Forever 21血汗工厂的纪录片《洛杉矶制造》获得了29届新闻及纪录片艾美奖的长篇跟踪报道奖。

 

陕西体彩网时间推移,快时尚克扣人力保证速度的模式并没有得到实质改善。

 

美国加州劳工部2016年11月曾披露南加州一些为Forever 21,Ross Dress for Less和TJ Maxx等快时尚品牌制作衣服的工厂侵犯工人权益。劳工部共调查了南加州77家独立工厂,发现其中85%的工厂涉嫌劳工侵权,这些工厂中的服装工人每小时工资仅4美元,不及美国当时规定的每小时最低工资10美元的一半。

 

劳工部勒令工厂向工人支付合理工资和赔偿金130万美元,但按照相关法律,劳工部只能惩罚直接雇用工人的工厂,作为源头的快时尚零售商却并不会被波及。当时曾有相关人士呼吁,消费者应该减少或者停止购买廉价的快时尚产品,以制止这一现象蔓延。

 

法律的漏洞成为超快时尚逃避责任的借口。超快时尚们并不负责生产服装,他们依赖于庞大的第三方供应商网络来制造产品,比如Fashion Nova的服饰来自数百个不同的制造商。面对“血汗工厂”的指控,这些大型时装零售商最常见的回应是表示并不知情,他们通常声明对第三方供应商的行为没有控制权也不为此承担法律责任,Forever 21就是如此。

 

毫无意外,Fashion Nova也选择将责任全部推给制造商,Fashion Nova的总法律顾问Erica Meierhan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任何关于Fashion Nova对工人报酬过低负有责任的说法都是绝对错误的。Fashion Nova表示会暂停与不合法外包商的合作,并适当补偿工人,但避而不谈他们在“血汗工厂”事件中扮演的角色。

 

从法律角度来看,快时尚品牌供应链规模的庞大,这样“推卸责任”的说法并非不可行。时尚法律网站The Fashion Law就表示,根据美国加州法律,如果Fashion Nova可以将自己定位为服饰零售商而不是制造商,则很可能避免被处罚。

 

但是即使可以钻法律的空子,超快时尚也无法否认他们才是“血汗工厂”背后的驱动力。他们助推消费者养成了以便宜价格购买大量新款服装然后在社交媒体上炫耀的消费习惯,然后为了满足这种习惯不得不进一步促使外包工厂压榨廉价劳动力,也不履行对外包工厂的监督责任。

 

陕西体彩网Fernando Axjup曾在为Fashion Nova制造服装的工厂任职,他对《纽约时报》说道,他所工作的服装厂经常剥削工人,但是购买外包服务的Fashion Nova一次都没有来过工厂车间,检查低价格的衣服是如何制成的,他认为Fashion Nova应该监督服装加工厂保证工人们拿到合理的报酬。Fernando Axjup最近被服装厂开除,他怀疑这是因为自己帮助被剥削的员工维权所致。

 

美国劳工部工资和工时司的前负责人David Weil 2017年曾对《洛杉矶时报》表示,全部问题都应由时尚零售商解决,零售商通过供应链上的强大话语权将生产成本降至他们期望的最低水平,最终让一线工人承担了整个系统的成本和风险。

 

David Weil的话依然适用于当今的情况,能带来大量订单、为数不多的几个超快时尚品牌和许多服装生产商构成了买方市场,服装生产商在与超快时尚的谈判中话语权非常微小。

 

在生产商和超快时尚之间的重要连接是“转包商”。洛杉矶市有很多公司从事“转包商”的角色,他们设计服装样品、以便宜的价格将制衣工作外包给小型工厂,出售衣服给Fashion Nova和其他时尚零售商的公司。承担制衣工作的小型工厂,就是工作环境恶劣、克扣员工工资现象的高发地。

 

《泰晤士报》11月拜访了7家Fashion Nova的“转包商”,他们出售给Fashion Nova的服装来自支付员工不合理低薪的工厂。

 

陕西体彩网同意接受采访的五位公司所有者和员工表示,Fashion Nova竭力争取为每件服装支付尽可能低的价格,并要求快速生产。据悉Fashion Nova的几笔大订单可以使一家小型“转包商”继续经营一年,在利益的驱动下,他们努力寻找可以又快速又便宜做衣服的工厂。

 

除了极力推卸责任的超快时尚们,追求廉价时尚的年轻消费者们,或许也是快时尚道德问题成为痼疾的潜在动力。

 

尽管年轻消费者的可持续时尚意识相较于其他代际普遍更高,但是依然有很多消费者更务实地认为,没有必要花更贵的价格购买看起来和普通产品差不多的H&M环保系列以及其他品牌推出的环保胶囊系列。

 

根据国际商标协会INTA今年对中国、日本、美国等10个不同国家的Z世代年轻消费者进行的调查,在年轻消费者进行实际的购物决策时,他们往往需要在道德选择和收入上进行平衡。道德虽然被认为是一个重要的影响,但是不如收入因素重要。当Z世代的收入无法满足他们想要的生活水平时,他们甚至可能会选择购买高仿产品,或者价格极低的超快时尚。 

 

与常识相悖的是,Z世代实际上对价格十分敏感。一名来自阿根廷的23岁女性受访者表示,他首先考虑价格,然后如果价格令人信服,再去看产品。

 

深度 | 快时尚应该“慢”下来

Fashion Nova抄袭“丛林印花”礼服的套装仅售价69.99美元,而且在Versace提起诉讼时已经销售一空

 

“血汗工厂”指控并不是Fashion Nova近期收到的唯一指控。奢侈品牌Versace 11月25日在美国加州中区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指控Fashion Nova抄袭Versace的标志性设计,侵犯了其版权和商标所有权。

 

这些标志性的设计包括Versace的黑色和金色的“Barocco”印花,以及Versace新任代言人Jennifer Lopez在2000年格莱美颁奖典礼上的经典着装“丛林印花”礼服。这件礼服曾在2008年的消费者调查中被评为“有史以来最具标志性的裙子”之一,经过改良后被Jennifer Lopez再次穿着登上今年9月的Versace 2020年春季时装秀,在社交网络上获得极大的关注和讨论。

 

Fashion Nova抄袭“丛林印花”礼服的套装仅售价69.99美元,而且在Versace提起诉讼时已经销售一空。Versace指责Fashion Nova显然是有意利用Versace的知名度和宝贵的商业声誉推动销售。Versace还指出Fashion Nova利用社交媒体发布误导信息,在消费者搜索Versace相关信息时,Fashion Nova的网页会出现在搜索结果的顶部。

 

为了保证速度这个最大优势,快时尚一直以来并不避讳对奢侈品牌的模仿和借鉴。快时尚巨头Zara多年来保持着每年为抄袭支付高达千万欧元的罚款的惯例,但是这相比其2018年高达261亿欧元的销售额显然不值一提。至于身处抄袭风口浪尖的Fashion Nova,更是一直将生产廉价但看起来很贵的衣服当做品牌的时尚理念。

 

今年2月,拥有1.2亿Instagram粉丝的卡戴珊家族真人秀明星Kim Kardashian参加好莱坞美妆大奖的Mugler复古礼服在不到24小时内就出现在了Fashion Nova的官网上,类似款的预售价格仅为49.99美元。

 

对此,Kim Kardashian郑重否认,试图与超快时尚划清界限,称快时尚的行为是对设计师的不尊重,“这些时尚公司随意剽窃设计师的创意,这种行为是毁灭性的。”  

 

她还表示,Fashion Nova还没生产就把产品放到官网预售的行为,实际上是为了增加平台的用户,变相地在利用她的名气进行营销。“我花了近十年的时间才与这些设计师建立相互信任和尊重的关系,我非常珍惜,所以请不要随意相信网络上的言论,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泄露过我的造型,也从未与这些公司合作。”

 

虽然Kim Kardashian没有特别点名Fashion Nova,但后者在Instagram上发表了自己的声明,称Fashion Nova能够在数小时内完成设计并设置合理的价格进行发售,坦承与Kim Kardashian没有直接的合作关系,但由于消费者的喜好,他们会以其风格为灵感进行产品设计和营销。

 

在美国因为商标法和版权法均没有将服饰纳入保护范围,商标法只保护设计师的名字或是品牌标志,抄袭那些未被授予设计专利的服饰设计并不属于违法行为。而专利保护对品牌来说并不实际,由于时尚产业的季节性和周期性,通常设计产品面世,还未等到设计专利的审批,复制品已经开始在市场流通。

 

陕西体彩网曾有一种观点认为像H&M、Zara 这样的快时尚品牌对奢侈品牌造成的困扰微不足道,因为消费快时尚和奢侈品牌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群体。但是消费者习惯的改变让这一观点不再成立,奢侈品牌和快时尚的消费界限正在被模糊,在时尚博主的指引下,奢侈品牌和快时尚的混搭越来越流行,社交媒体上穿着全身奢侈品牌不足为奇,能把价位不同的品牌搭的出彩才被人关注。

 

深度 | 快时尚应该“慢”下来

自2004年推出和著名设计师Karl Lagerfeld的联名系列后,H&M开始推出每年1至3次的设计师合作系列

 

除了阻击快时尚的抄袭,部分奢侈品牌尤其是设计师品牌也会选择更巧妙的“怀柔”战术,和快时尚品牌推出联名系列。

 

自从2004年推出和著名设计师Karl Lagerfeld的联名系列后,H&M开始推出每年1至3次的设计师合作系列,今年H&M推出了与设计师品牌Giambattista Valli的联名合作。


虽然H&M与Giambattista Valli合作系列受追捧,几小时内售罄,其中一款转卖价格是原价的5倍,但是行业已普遍认识到,快时尚模式不可能仅仅依赖过度泛滥的联名合作。今年以来,H&M加速转型,扩展租衣、出售其他品牌服饰等其他业务。H&M的联名对象也从设计师品牌转向新一代年轻偶像,将于1月2日推出与歌手Billie Eilish合作的联名系列,且该系列所有单品都由可持续材料制成。

 

以Missguided、Boohoo、ASOS等为代表的超快时尚电商曾带给人们惊喜,但Fashion Nova近期的一系列事件说明,超快时尚在研发、人工等费用上走的捷径并没有带来具有说服力的商业运营,从本质还是沿袭了快时尚的缺陷。

 

人们对速度的狂热终有冷静的一天。超快时尚跑得再快,也没有跑出真正创新的商业模式,没有解决新的问题,那么它最终跑不过时代变更的步伐。快时尚是时候“慢”下来了。



更多快时尚   的资讯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广告大片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

江苏11选5 秒速赛车网站 时时彩注册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是真的吗 广东快乐十分 时时彩 百万彩票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网站